——覺醒的藝術之《書法與情感的表現形式》

文│道硯   圖│冰雁

  顏慶衛老師,現在清華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孔子學院總部等多所大學講授書法;清華大學博士生學術論壇書法主講教師;曾在清華大學圖書館、山東、江蘇、福建、大連舉辦個人書法作品展;作品曾數次在國內外展出,被多家美術館、博物館收藏。
  一抹深情筆中寄,幾許清秋墨余香。10月21日下午,一場由顏慶衛老師主講的,覺醒藝術沙龍之《書法與情感的表現形式》,正在西園寺的拈花堂徐徐開展。
  主持人慧慈問,大家是否記得兒時用過的《常用三千五百字鋼筆字帖》,正由顏老師書寫,當時的學生們幾乎人手一本;而顏老師主編的《基礎書法教程》,亦被國家教委定為全國高等師范院校的統一教材。顏老師不僅是當代書法家,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書法教育家。

書法與經典

  什么是書法?
  顏老師的開場提問,讓大家陷入沉思。
  從字面上看,書法就是用毛筆寫字。寫字要按照一定的規矩,這規矩就是臨帖,而臨帖有其特殊性,這恰恰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尊重。
  書為心畫,言為心聲。上升到藝術高度,短短幾字便賦予其最高定義。
  所有的藝術,都是對情感的一種表達。

書法亦修行

  康有為云:“書法猶如佛法,始于戒律,成于定慧,妙于了悟?!?br/>  顏老師以正直、質樸的唐代大家顏真卿代表作《多寶塔》等為例,向我們一展書法創作與個人修行、學識的關系。早年,顏真卿的楷體字規規矩矩、工工整整,始于戒律;中期,橫豎對比變化鮮明,用筆呈中鋒,即筆桿垂直于紙面,力透紙背,加之結構為環抱式,有了個人風格,就此傳于后人的顏體字正式形成;到晚年,筆墨間再也尋不到凌厲之氣,歸于質樸。
  世上沒有一蹴而就的藝術家?,F代人喜歡快餐文化,沉不下心,剛學一點就著急“獨創”。然筆畫之間,書法本無創新。書法創作的捷徑,就是老老實實多臨摹,扎扎實實臨好貼。臨摹分兩種,一是臨筆畫,二是臨意念?!吧泄拧庇葹橹匾?,古人修身養性,練字守心,持之以恒的專注精神和優良的文化傳統,值得我們學習。
  顏老師問大家:懷素與弘一法師,其書法造詣為何有如此高的成就?
  書為心畫,字為心聲,文以載道。
  書法藝術正是個人修行的外化。佛法的修行,是一個通過對智慧文化的學習,不斷向內觀照,修正自己錯誤的心理和行為的過程。而戒律是智慧生起的基礎,表面看是對日常心理和行為的限制,實為身心的自由清凈,是最大程度的自我保護。
  當一個人的煩惱減少,身心獲得自在,生命品質自然就提高了。這品質藏不住,筆畫之間,悠然脫俗,自然呈現。

書法的情感表達

  書法如靜靜長河中的悠悠船舶,承載著中華文明的精神意蘊。與其他藝術相比,不似音樂熱烈,不如繪畫繽紛。它淡然樸素,靜默無聲,方寸之間,只有至簡的黑白二色。
  那么,書法如何表達個人情感呢?
  顏老師介紹,在蘇軾的行書代表作《寒食帖》中,筆畫起初規整,逐而奔放,字形大小變化不可琢磨。文中幾個顯得突兀的字,恰恰表達了作者當時的孤獨惆悵之情!
  繼而,大家被《楊凝式韭花帖》超大的字距和行距驚詫到了。前密后疏,重點處行距變大,作為留白,恰如其分地表達了作者對友人的感恩之情。草圣張旭的《肚痛帖》堪稱一絕,濃墨轉如絲,虛實開合,變化如因緣和合,緣生則聚,緣滅則散。

書法抄經

  提到抄經,弘一法師書寫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是典范。正是出于對佛經至高的恭敬,起筆干凈,一筆一畫,端正舒整。字間行距,空隙大,重留白,清雅高潔。
  最讓人嘆為觀止的,是被冠以“大字鼻祖”美稱的《泰山金剛經》。佛家經文是法寶,為了更長久地流傳,將其刻于山石。這1600年前的書法碑帖,兼容了楷書、隸屬與草書的藝術,每一個字看上去都像一尊羅漢!恭敬之心,油然而生。經文處未有落筆留名,作者是誰,至今都是個猜想。
  這經文碑帖,顏老師大贊,如森林中靜靜的泉水,古剎中悠悠的鐘聲……彼時拈花堂古典雅致,席上茶韻飄香,頓覺心下清凈,自然靈動,禪意無限。

余韻

  問:眾所周知,書法可以陶冶情操,修身養性,對您而言,書法有何幫助?
  顏老師:拿起筆時,靜就在了。
  寫書法時常常太過專注,筆墨游走于方寸之間,心如入無人之境。周圍人近處喊過幾聲,渾然不覺,半晌后,方轉醒回神應之。
  現代人煩惱多,思考少,若我們以恭敬心,一筆一畫書法抄經,不僅可以凝神靜氣,收攝身心,還可以培植福報,增長智慧,自利利他,功德甚大!
  問:作為家長,和孩子一起學習傳統文化,但覺得孩子的臨摹中,總是缺失一些東西?
  顏老師:人與人、國與國之間的差異更多在于人文和民族精神。臨摹的不僅是形,更多在其精神內涵、文化修養和一生修行。形式上的表達只是淺層,所謂功夫在字外,當內在意境達到一定高度,不需要刻意模仿,最大氣的簡潔樸素,就會在字里行間體現出來。
  問:以后還有機會能向顏老師學習嗎?
  顏老師:會的。因緣和合,希望能在這里辦班,分享書法意趣。
  這是我第二次來西園寺,非常喜歡這里。正如我在清華和北師大的校園一樣,這里給我一種寧靜、遠離喧鬧紅塵的感覺,心特別容易靜下來。
  西園寺莊嚴、禪意的氛圍,人與人之間久違的信任和真誠讓人歡喜。早晨在齋堂吃早飯,很簡單,卻樸素有味。飯后,師兄們爭相洗碗,每個人想的都是能為別人做點什么,想著服務和奉獻,這最質樸的溫暖讓人難忘。
  ……
  書法是中國傳統文化中較為重要的藝術表現形式,寫好書法重在個人修行。正如濟群法師在《心性修養與藝術創作》中的開示:“書法乃至所有藝術都包含技和意兩方面,或者說,是術和道兩方面?;炯寄芸隙ㄊ切枰?,但書法本身是作者心態的一種呈現,也是思想境界的一種呈現。你有什么樣的心態,什么樣的境界,就會在作品中表現出同樣的氣息?!?br/>  修行不在別處,在于時時處處,在于我們擁有的每一個當下。
  覺醒的藝術系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