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在遇到佛法之前,對佛教一直存有偏見,認為那是迷信。覺得人干了壞事才要磕頭懺悔,拜佛求神,尋求內心安寧。直到2016年,大年初一陪家人來到西園寺禮佛,走時在后門有緣關注了菩提書院的微信公眾號,看到濟群法師對人生的解讀,非常有觸動,不管佛教迷不迷信,先了解下也沒關系。于是,一步步順利地進入了三級修學。
  隨著修學的展開,慢慢地,對佛法有了新的認識,對生活也有了新的定義,更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的家庭!
  以前,兒子的成績一直困擾著我跟愛人,很多時候,本來和諧的親子關系就被老師的一個電話或學校的一條短信通知給徹底摧毀,拍打,埋怨,諷刺,所有的負能量一下子充滿了整個家庭,兒子也變得敵視,冷漠,立刻進入冷戰狀態。我久久不能自拔,愛人是個急性子,就更不用說了。所謂的關愛孩子,望子成龍,為他以后著想,我們的愛,就這樣在兒子的心中轉化成了恨,看著他那悲憤敵視的眼神,我們手足無措。
  也許很多惡性事件都是這么演變過來的吧,貪嗔癡偷偷地把我們徹底綁架,而我們卻還在埋怨孩子,根本意識不到自已的問題。
  自從修學佛法后,佛法的正見,無常、無我、緣起性空以及對貪嗔癡的定義,讓我對生活有了全新的認識。我漸漸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所在,我應該尊重每個生命的緣起。我可以真正關愛別人的孩子,卻無法對自已孩子慈悲,苛刻要求自己的孩子,且堅定地認為是為了他好。其實,是貪心我執在作怪。當我們的期望沒有如期而至的時候,雙方的痛苦也就隨之而來。嗔恨心就這么不知不覺地在內心生起,我們都跟個傻子似的,被情緒牽著鼻子走,無法自控。
  回頭想想,如果把學習成績砍掉,好像就沒什么可以破壞我們歡樂的親子關系了。于是我就問愛人,對兒子,除了成績,你還有什么不滿嗎?得到的回答干脆利落:沒有!
  好,那我們就不要再為他所謂的將來而破壞當下的幸福,每個人都有他的天性,也就是生命的緣起,要因上努力,果上隨緣。只要他努力了,我們又何必對結果強加指責呢!學校是站在教育的角度,我們站在家長的角度,更應該站在孩子的角度去對待成績。所有的孩子都希望自已的成績好,但現實總會有區別。嚴格意義上講,孩子不屬于我們任何人,我們不能左右他,只能引導陪伴他。只要孩子品行沒問題,我們就值得慶幸,你說對嗎?
  她哈哈笑了幾聲,似乎也默認了。
  慢慢地,我們改變了以前的教育方式,不管成績好壞,盡可能不發飆,不諷刺,多鼓勵與關愛,家庭中的笑容隨之越來越多。
  我堅信在學校與家長的正確引導氛圍中,兒子的成績會有所進步,哪怕沒有,我覺得也值了。昨天晚上陪兒子理發,路上我問他:你覺得老爸老媽還有哪些地方需要改正,特別是在你的教育方面?因為我們也不知道怎樣做,對你來說才是對的。
  兒子摸了摸腦袋瓜,笑著對我說:你們兩個不可相提并論,對你,我幾乎挑不出什么不是了;至于老媽呢,我覺得這樣管管我也挺好的,像個做媽的樣!
  我的內心充滿了喜悅,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佛法正見帶給我的改變,孩子也變得積極樂觀,遇到事情不再像以前那樣消極敵對了!
  這時,我突然更深層地理解了為什么說“慈悲沒有敵人,智慧斷除煩惱”。原來,我們禮佛叩拜的,是佛陀給我們留下的生活智慧,更代表一種感恩。感恩佛陀,感恩濟群導師,感恩三級修學,感恩義工師兄們的默默付出,感恩生活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