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員成長為輔導員,這一路走來,我覺得感受最深的就是:輔導崗位的定位清晰與否很重要,也很關鍵,這也是在輔導路上成長的重要基礎。
  輔導義工是三級修學中受益和進步較快的學員,不是老師。這個定位很關鍵,包含學習者、服務者、分享者、輔助者四個方面。以下我從學習者的角度來分享一下承擔輔助員的心得。
  輔助員學習什么?我想主要包括深入學習和傳遞態度模式、方法模式,以及向輔導員學習如何帶班。從報考輔助員到上崗,我還是懵懵懂懂,認識不到這個角色定位好了的作用,不清楚自己到底真正需要學習什么,上崗期間心里也是非常忐忑。
  在不斷的學習過程中,我發現主要原因就是我對這個定位不清晰。我發現我應該建立“修學+”的認識,一方面我需要增強自己的修學,一方面我需要對模式有更深入的領會。
  記得新班開班的第一天,師兄們談到進入三級修學的心路歷程時哭得稀里嘩啦的,無不透露出他們對修學的渴求,希求之心非常猛烈。阿底峽尊者經常告誡說:“弟子啊,我求你們的信心!”是啊,對比一下,我在修學中是否建立起這樣猛烈的希求之心呢?特別慚愧,這種希求心、珍惜心、感恩心之前并沒有清晰地樹立起來,導致修學路上起起伏伏,穩定性較差。
  在陪伴小組和班級的過程中,我發現師兄們對模式的認可度非常高。比如師兄們對兩套模式都很堅定地在落實,八步驟也是每天在朗讀、背誦、抄寫。大部分師兄厚厚的筆記本上整理出了思維導圖,分享稿改動的筆跡有好幾種顏色,從中可以看出他們在態度上的用心。
  反觀自己在修學的過程中,筆記做得不是很認真,班級分享內容也是共修時匆匆地擠一下,東一下西一下,隨意性很強。態度上沒有真誠、認真、老實,可想而知,在修學的投入上是打折的。
  導致的結果就是,我在修學上看似很認真,投入的時間也不少,但只是一種形式上的好看而已,只是完成任務而已。就像《入行論》所說:“本欲食蔗皮,唯嚼其皮耳”,并不是真正建立在希望改變不良生命現狀的希求心上。讀藥方、背藥囊就是我之前的真實狀態,真是對自己最大的不負責任、最大的忽悠。
  另外,在方法上,自己修學到什么狀態其實也是非常模糊的。在陪伴小組的過程中,有一次有位師兄問我,“師兄,您幫我把把關,看看我八步驟到底是用到第幾步了?”當時我就蒙了,不敢正面回答,只是讓她自己根據八步驟一一對照。師兄離開后,我的額頭和背后滿滿的汗珠,慚愧心讓我恨不得找個窟窿鉆進去。
  因為我對八步驟也是很模糊,同喜階段我知道有八步驟這回事,還沒領會它到底有著什么具體的內涵,更不用說如何運用??驾o助員時,八步驟也是稀里糊涂地混過去?,F在叫我判斷其他師兄八步驟用到第幾步,這就像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火辣辣地痛,本來還有的那么一點優越感蕩然無存。
  從此,我在自修時,做筆記,做思維導圖,乃至思維修習題和心行檢驗時就開始有意識地注意八步驟的運用。此外,我開始留意輔導員是如何引導八步驟的落實的。把班級分享錄音,回來用八步驟一一對照,學習輔導員是如何針對師兄們出現的情況進行引導的。
  整理之后發現自己確實存在的問題很多,難怪在修學上一直存在疑問:“我一直在修,為什么心行改變很少?”甚至動搖了修學的信心:“我是不是業障深重,我這樣修有意義嗎?”導師說過,不要修學上不去,就老是想著自己業障深重,都不反省自己的方法正確與否?,F在這一巴掌讓我清醒了,更加堅定修學的信心。
  總之,清晰的定位讓我在兩套模式的踐行中受益匪淺,也是我快速成長的最大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