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有父母,父母是我們最親近最愛最依戀的人,我們都會孝敬父母,贍養父母。過年給個紅包,平時送點好吃的,買件衣服、鞋子啥的,然后陪著聊聊天,散散步,捏捏胳膊、捶捶腿。生活中最多如此,甚至這些都還做不到,更多的時候是父母為我們忙前忙后。
  如果在工作中出現違緣、不順利的時候,還會將負面情緒帶入生活中,向父母發脾氣,我有時就會埋怨父母不懂我賺錢的辛苦和生活的不易,繼而頂撞他們,父母都是默默承受,毫無怨言。
  有一年母親節,我轉發了祝福母親的說說:你養我小,我陪你老。后來有人評論:“媽不看朋友圈,回家給你父母做頓飯,洗洗衣服,打掃一下衛生,比啥都強?!闭f真的,當時很慚愧。
  小時候,我和父母的關系就是那種命令與服從的關系,不能有反對意見,只能全盤接受。如果不聽話,他們會說,你都是我生的,你還敢不聽話,都是為你好,聽話才是好孩子……
  等到我當母親后,要忙于工作、生意,拼命地去賺錢,沒時間陪伴和教育孩子,只是用花錢滿足她,同樣把父母對我的那一套用到了孩子身上,結果可想而知,每天就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一次次的對弈,一次次的鎮壓。我對女兒說:“和媽媽吵架、犟嘴沒有一點好處,吵贏了就得挨揍,吵輸了就得挨訓,你都是我生的,還敢不聽話?你要不聽話,這個鞋子不給你買了,那個衣服不給你買了……”女兒一點兒也不敢反抗,她沒有辦法不聽我的,我對女兒的教育就是“父母都是絕對的正確,孩子就要絕對的服從”,這種方式一度使我們母女關系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作為母親的我,沒有智慧正確處理親子關系。
  沒有學習佛法,生活就是沒有辦法。不懂得怎樣孝順父母,也不懂得怎樣教育子女,更不知道怎樣做才能積累福報和善用福報。
  進入三級修學后才知道這種所謂的愛,所謂的為你好,都是一種有染著的愛,是建立在貪著之上的,是一種占有,一種我執的強烈表現,貪著越深,依賴越重,占有欲就越強,由此帶來的逆反和傷害就越大。
  女兒是獨立的個體,父母和子女是因往昔很深的因緣才走到一起的,任何一方都沒有權力主宰另一方。子女不能要求父母滿足自己的所有需求,父母也不能要求子女絕對服從,更不能以愛的名義去束縛和綁架孩子,要彼此尊重,彼此珍惜,心存感恩。
  學習佛法就是幫助我從這種彼此束縛的關系中超越出來,將這種有粘性的、貪著的愛凈化為法緣,升華為更大的愛,去愛眾生,愛更多的人,不只是愛子女、愛父母,這種愛升華了就變成了小我大世界。慢慢地,我改變了對女兒的那種占有和絕對服從式的教育方式。
  佛教所說的報恩包括報師長恩、報父母恩、報國土恩、報眾生恩,學佛之后,我才知道怎樣才是最究竟圓滿的報恩。
  佛教的報父母恩分為兩個層面:一是既要生前盡孝和順從,衣食給予、照顧、贍養,進一步能幫助老人親近善知識,聽聞法音;二是老人往生后的安置、超拔和救渡。佛教的孝既關心現實人生,又重視死后的歸宿,兩者結合在一起才是最究竟圓滿的報父母恩。
  現在,三級修學里有什么樣的活動信息,比如讀書會、慈善活動、安寧關懷,盂蘭盆法會等等,我都會告訴母親,并和她一起去參加,慢慢地,母親不再拒絕死亡這樣的話題,心情好了,心量也打開了,慢慢接受了這種全面、完整的孝順,更加支持我的修學和義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