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帶的班是今年立春之日開班的,也在那時,我在這塊福田上撒播了菩提種子。修學至今,我與班級師兄們一起經歷著春生、夏長、秋收,在這個冬藏時節,我生命內在能收藏些什么東西呢?
  現在班級即將要晉級了,作為實習輔導員,自然會關心有多少學員會晉級。如果只關注學員因退失信心而流失了,覺得自己沒面子,那就意味著我這一年的耕耘無果;但如果在這一年中關注的是自己心行的成長,那學員自然也會關注心行成長,倘若大家心行成長了,就不存在為學員流失而糾結的事情了。
  可見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既是養身之道,也是調心之術。在這個冬季,我要儲備什么能量為來年春天的陽氣生發做些準備呢?
  導師說:學佛不是成就外在的東西,而是內在的觀念、心態、品質。在三級修學做事不是為了做事而做事,更不是為了自我表現而做事,而是為了服務大眾,自利利他。所以要認真領會院訓所說的悲智和敬:悲心利他,智慧處事,和樂生活,恭敬待人。
  我現在承擔輔導義工,就要以悲心利他,在承擔中檢討自己的心行,是成就福報還是成就慈悲;還要智慧處事,在帶班中遇到的一切,都能在遵循佛法的前提下,善巧地進行處理。所以這年冬季,我要收藏的是悲心利他和智慧處事。
  我是個二元對立比較強的人,很容易形成非此即彼的觀點,同時也是模式忠實的推行者和實踐者。導師說了,按模式帶班是最安全,也是最簡單的。所以一直以來,我認為師兄們就應該精進修學,應該按照三級修學兩套模式去做,不這樣做就不是一名合格的三級修學學員。我發現,當我眼里只有模式的時候,我的關注點往往停留在事情的成敗和得失上,由此帶來的只有煩惱而沒有慈悲。
  班上有位師兄,她學佛多年,而且很發心護持寺院。她也很想好好系統修學,開始幾個月還來共修,后來因為忙,參加班級共修的次數就漸漸少了。那時,我就給她貼上了“老修”“愛攀緣,不安住”的標簽,使得師兄對我有些抵觸,由此我深深地檢討自己在用模式對照別人中喪失了慈悲心。
  后來師兄幾次沒來,我動員班委關愛她,班委通過慈善等方面做了努力,但她還是沒辦法融入班級氛圍,我當時一味說她不打開心扉而沒有看到她的不容易。這位師兄常不接電話,不回微信,為此還給班委師兄造成煩惱,我當時也只從營造班級良好生態環境,引導大家培養感恩心、恭敬心、利他心來化解情緒,可我并沒有認識到這些慈善關愛的背后只是為了“要你來共修”這一目的。在班委會上,有班委說這位師兄曠課這么多,影響出勤率,也影響晉級,我還說沒關系,可以等待因緣,為此我還幫她申請同修班法寶。我以為這樣做了,表示我很慈悲,但我這樣做引起了班上其他師兄的疑惑和煩惱。
  其實我只是披著慈悲的外衣在自以為是、自欺欺人罷了,因為我始終以高姿態做些表面工作,覺得自己仁至義盡了,好讓自己沒有愧疚感而已,其實內心的慈悲并沒有增長。
  那該如何慈悲利他呢?博多瓦云:“……我隨說幾許法,未曾一次自覺善哉,但觀眾生無不是苦惱者?!彼?,真正的慈悲心,是沒有分別的,是建立在對輪回之苦、眾生之苦認識的基礎上。
  我認為每次參加現場共修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師兄你也必須要來,可事實上這個對這位師兄來說其實是很困難的。我要看到這個不容易,對她的不參加表示理解和包容?;蛟S這里有態度問題,沒有認識到三級修學的殊勝性,沒把修學當回事,沒把同修放心里等。
  面對這樣的對境,真正的悲心是不會被這些困擾的。師兄不來共修,其實不是她的錯,只是她被無明煩惱所困才這樣,我若為此生煩惱了,也是我自己內在的無明和我執所導致??磥砦覀兌际禽喕氐闹夭』颊?,并且在貪嗔癡所產生的業力和習氣中無法自主,所以沒有這種“你不來就不精進,我來了就精進”的分別。當沒有這種分別對立之后,我就沒有是非得失之心,從而喚醒我內在的慈悲。
  班上還有一位師兄情況比較特殊,也不能正常參加共修。這位師兄進入三級修學后,出現很多違緣:先是債務纏身,接著孩子不聽話,成績不好,后來與愛人關系不好,并反對學佛。這位師兄也是老修,雖知道三世因果,但對現前的果報很不能接受,同時對修學也沒信心。
  針對她的問題在班委會中討論。前期,班委們為一個都不能少的目標,通過各種慈善的力量進行陪伴關愛,她表示不離開,但無法參加共修。隨著修學深入,大家認識到輪回和人生的本質是苦的真相,知道要想幫助師兄解決痛苦,唯有依靠佛法,依靠三寶,這堅定了大家對她的不離不棄。
  面對這位師兄為生計奔波而要來不來的修學現狀,師兄們思維緣起法,調整自己的認識,在學著去尊重、理解和接納的同時打開心量,用無限的心創造緣起。班長發起每天定課修學功德回向,以此祈請三寶加持,消除違緣,并送上祝福。另外考慮師兄現在債務纏身,要通過美團外賣奔波生計而不能很好地聞思法義,班上師兄們提供了各種方便:如用訊飛語句把當期法義轉換成語音發給她;又如將聞思所做的提綱,或者思維導圖發給她;在小組共修、班級共修時不做任何設定、如期正常地邀請她。
  大家就這樣以無所求的心默默地做著,這位師兄被感動了,覺得這確實是一個有善法、有溫度的團體,終于在三進三退后,決定換工作并安住修學了。
  感恩輔導義工崗位給我的學習和成長機會,讓我從自我感覺和設定中一點一點地走出來,學著以悲心利他,以智慧處事。感恩這一年來師兄們對我的慈悲和包容。在新的一年,我發愿繼續培養慈悲和智慧,以擴大自己的胸懷和愿力。
  感恩三寶,感恩導師,感恩師兄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