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入同修班将近三个月,我一直被困惑、烦恼、迷茫等一系列负面情绪所控制。一直想逃避,但因为这些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痛苦一直陪伴着我。直到前几天,我才摆脱了它们……
  同喜班的时候,我一直承担班长,也非常重视这个职位,在各个方面都努力做到最好。当然,这也在无形中给自己增加了很多压力。因为会有一种设定,认为班长是班级领头羊,是大家的榜样,一定要在各方面都优秀才可以。
  但是不管我多么努力,总会有出错的时候,渐渐地,我就感觉师兄们对我或多或少有些看法了。我在给自己增加这些要求的同时,还要求其他班委师兄也要努力做好。我还拿我们班级和其他班级进行对比,自以为只有这样,班级才能更好地成长起来。
  同喜班结束了,我自认为为班级做了这么多贡献,也积极参加各种义工行,师兄们应该对我也是认可的吧。我还在心中不断规划着,同修班作为班长如何更好地提升班级修学氛围。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师兄们虽然支持我做班委,却不愿意让我继续承担班长的职位。顿时,失落、委屈、痛苦等不良心态齐聚于心,我强行压制自己的情绪,但心里一直呐喊着:“凭什么!我为整个班级奉献这么多,你们都看不见吗?做义工我比你们都积极,修学我比你们都更精进,我的付出就是得到这样的结果吗?”
  纵然十万个不愿意,毕竟已成事实,我也只能面对这一切。我暗自下定决心,我要比以前更精进更积极,然后改变他们的想法,重新得到他们的认可!虽然如此,但每每想到我已经不是班长了,我内心就两个字:不服!
  前几天,我和现任班长进行了一些交流。我自认为在尽最大努力协助她,可是发现这位师兄始终不能和我同步。就在一霎那,内心积压的不良情绪爆发出来了。我说了很多过激的言辞:我一直在积极地配合你,你不但不领情,还忽视我的存在!甚至我还认为,我之所以“下岗”,就是被某些师兄针对了。
  很明显,这件事带来的,是比以往更大的烦恼与痛苦,我一直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在痛苦的折磨中,我想到了辅导员慧渡师兄,于是将这件事告诉了她?;鄱墒π质怯兄腔鄣?,她听完后,将我的情况好好整理了一遍,接着为我开导。短短十几分钟的话语,我的心豁然开朗起来,心中的乌云也散去,我终于从痛苦烦恼中解脱出来了。
  在慧渡师兄的热心指导下,我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几个问题:
  第一点,在每个人承担的过程中,都是从没经验到有经验,每个人都需要被启发,被鼓励,而不是批评。当我带着烦恼去和别人沟通,那样也引发了别人的烦恼,事情反而不会得到好的解决!
  第二点,三级修学是一个平台,并不存在上下级,所以不管做什么都只能给师兄们建议而不是命令。修学是从修正自我开始,自己在修学中要真诚认真老实,对每次课程有了入木三分的理解后,会有满满法喜。但是,不能强迫别人,非要他们也和我一样。每个人的根机不同,效果也会有所不同,这是急不来的。如果急求果相,那就欲速则不达了。
  第三点,和别人沟通的时候,问问自己的心,为什么说这些话?如果这些话不是给人带来动力,而是压力,那就不要说。先思惟六和敬,再去和人沟通,如此说出的话就会给人带来欢喜。这样一种沟通,才能给他人带来启发和推动!用心去沟通和用技巧去沟通,会得到截然不同的效果。用心沟通可以找到问题的根源,而用技巧沟通可能解决的是表面问题!用急求果相的心态去沟通,只能给他人带来烦恼,同时也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压力及痛苦!
  第四点,要学会看到师兄们的进步,学会随喜赞叹他们,而不是一味地去追求完美,寻找他们的不足之处。进入同修班后,班级师兄们都有显著的转变,但是我却有颗急于求成的心。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将这种状态投射给其他师兄,造成大家更多的不满;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下岗”。
  第五点,在我个人的修学中,应该是向内求,而不是向外求。我的起心动念是什么?我维护的是什么?我强化的是什么?我强化的是我的主张、我的建议、我的做法,还是强化智慧、慈悲,或者是对缘起的接纳、认识?
  这个向内探求的路是非常长、非常深、非常远的。注意力多放在这些地方,我的话就会变少,语言会变调柔,心会变得宽广。我应当在这些地方多努力。这样,我才会少受很多伤害,而且效果还会更好。
  第六点,每次讲出来的话,都要经过深刻的观察修和安住修,这样讲出来的才能如法,自己的心才能够宁静、祥和、宽广。在自己身上用功是对别人最好的带动。如果在一些地方没有很注意地去觉察,多说一句,可能都是多。所以要多做观察修和安住修,这样心才会越来越安住和宽广。
  第七点,说话的时候要契理契机,要看对方是否能接受。多说了,容易变成废话。为什么要少言慎行呢?少言的效果往往比多言更好。这样才能少说恶语,多说爱语。
  师兄的话真是一针见血,完全说到我的心里去了!就如师兄所说,我只有深刻挖掘自己的内心,才能找到所有问题的源头。将所有问题剖析清楚,找到问题的源头,才能探寻到真相。也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地完成生命的蜕变!